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农家娇女
手机访问

第三十九章 撒谎

    夏离挣开孩子的小手,把他往里挪了挪,躺在了他的身边。挨着一个软软的小身体,夏离的心也极其柔软。

    黑暗中,夏离眼中的孩子异常清晰,白皙的皮肤,长长的眼钱,一吸一合的鼻翼,时而噜一噜的小嘴,夏离喜欢到了心底。她不止觉得这个孩子漂亮,还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这就是一种缘分吧。

    她前世打定主意不结婚,对别人的孩子可以说是又爱又怕,不敢接近。爱是因为她已经到了当母亲的年龄,有母爱的天性。怕是知道自己不可能有孩子,别人的孩子再好也是别人的,过于喜欢别人的孩子,最终空留一腔寂寞自己品舐,那多难受啊

    现在,身边就躺着一个可爱的、依恋自己的孩子,还有可能当自己的弟弟,多好。

    孩子或许觉得没有安全感,闭着眼睛“哼哼”了几声。夏离把食指放进他的小手,他攥着一根手指又睡得安稳起来。

    睡在地上草席上的当当也兴奋,它一直看着床上的两人“乐”,折腾了好久才渐渐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夏离醒来,见孩子还睡得香。摸摸他的前额,虽然还是有些烫,却比昨天好多了。

    她突然想到昨天的四样猎物,可别让黄鼠狼或者野猫什么的偷吃了。以后得找块大石放在后院,只要当当在家,晚上就把洞口堵上。否则方便了当当,也方便了别的野物。

    她慌忙走到后院,见夏氏正看着地上的弓箭和猎物发呆,当当也蹲坐在一旁。

    夏氏见夏离来了,生气地问道,“这是你射的你带着当当进山打猎了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险”

    声音一声比一声高。

    夏离的记忆里,夏氏是第一次这么跟她生气,也是第一次如此严厉地跟她说话。

    自己偶尔进山打打猎的事,必须要跟夏氏报备一下。

    夏离过去拉着她的袖子撒娇道,“娘莫生气,我只是带着当当在山的低处转转,不会去高处的。那里连几岁的孩子都去得,再有当当陪着,很安全。你也看到了,我的箭法很准呢。那只獾不知怎么会跑来前山,是被当当发现咬死的。”

    三华山的前山白天很安全,没听说有大野物出没。特别是低处,连兔子、野鸡这些小野物都不多,村里很多人会去三华山的低处砍柴,打猪草,摘野果。

    夏氏也知道三华山低处安全,却还是不愿意夏离去打猎,不止是安全问题。

    她劝道,“离离,你是文曲星的闺女,跟那些村人不一样。”

    这是她早就想提醒夏离的话

    夏离暗自摇头,孤女寡母在这个世界生活何其难,寡母还要娇养这个女儿她不知道,她娇养的那个亲闺女,已经死了

    夏离缓声说道,“娘,再是文曲星的闺女又怎样,我那当文曲星的爹已经死了,他护不了我。这么多年来,娘为了护我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我都看在眼里。我已经长大了,不能一直在娘的羽翼下生活,总有一天会嫁人离开娘的保护。若我自己不学会保护自己,不学会在这个世上如何生存,吃苦受罪的,还是我不管娘承不承认,我现在就是一个村姑。是山里的杜鹃,就不能当园子里的娇花养。否则,是活不长久的。娘,适者生存”

    夏氏呆呆地看着夏离,片刻后流出了眼泪,捂着嘴转身跑去了前院。

    夏氏是个聪明的女人,点透了,她能够想明白。

    夏离把那四只野物捡起来丢去了前院檐下。想着,天气热,这么多野物吃不完。野兔非常肥,留一只他们三人和当当吃。中医说风寒不能吃鸡,那孩子吃不了,也就不留野鸡了。等夏氏平静下来,就让她去县城把那三样野物卖了。若只是野鸡和野兔,在镇上卖就行了。但有獾,去县城才能卖个好价钱。

    夏离进厨房烧火,夏氏红着眼圈忙碌,两人都没有说话,各自想着心事。

    熬好药,夏离端着药碗去了卧房。

    孩子还睡得正香。

    夏离摇摇他,说道,“醒了,该喝药了。”

    孩子睁开眼睛,看了看夏离,又望了望四周,想了一下,好像想起来了一样,坐起身糯糯说道,“姐姐,你把我捡回你家了”

    小正太的心理强大,居然跟她当初来到这里一样淡定。而且,说的还是官话。因为夏氏在京城呆过,夏离本尊会说官话,也会说当地的话。

    夏离笑起来,用官话说道,“你是人,又不是猫,当然不是我捡回来的,而是我抱回的。来,先把药喝了,喝了药,病就好了。”

    看到漂亮大姐姐如此和蔼,话又说得如此好听,小正太抿嘴笑起来,乖巧地抱着碗喝了药。

    夏离给他擦了嘴,塞进一块饴糖,问了她最关心的问题,“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家在哪儿,怎么来的这里”

    小正太低下头,嗫嚅着说道,“我三岁,不对,好像是四岁,赶牛车的刘爷爷说,我以后的名字就叫铁旦儿”

    夏离抽了抽嘴角,这个土得掉渣的名字跟漂亮的小正太不相符啊不相符。

    她又问,“叫铁旦儿之前,叫什么”

    小正太抬头看着夏离,愣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是啊,除了铁旦儿,我还叫什么呢我,我忘了。”

    眼里一闪而过的狡黠和慌张没有逃过夏离的眼睛。

    他或许觉得自己撒谎不对,又不好意思地低头避开夏离的目光,扭着手指头。

    这孩子不知道之前有什么际遇,让他不愿意说以前的事情,还有心眼地提防着她。

    夏离又问道,“那你之前的家在哪里”

    铁旦儿作势想了想,小声说,“离得很远很远,很远,我也不记得了。”

    夏离又问,“那你又是怎么来的这里”

    小正太又作势想了想,说道,“坐车车,坐船船,还在船上觉觉了。”

    由于还在发烧,孩子的眼睛有些氤氲,小脸和嘴唇红如胭脂,五官清秀俊逸,极是漂亮。就算明知道他没有完全说实话,夏离也不忍心责怪他。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