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泡影
手机访问

第四十七章 曾厝垵

    时间过去一个星期,科技中学的高三生迎来了高中时代的最后一次模拟考,与其说是模拟考倒不如说是给学生们一个鼓励的安慰,这次的题目相当简单,每个人都能得到个不错的成绩,也让学生考的开心。最后一个月,该誓言的誓言,该喊楼的喊楼。夏日的知了声似乎都在为这些高考生加油。

    成绩出来后,所有人都不怎么在意出来的成绩,但却有一个人,他的排名出乎所有师生的意料哈奇。

    哈奇可谓是万年吊车尾,每次考试都排名倒数第一,可这一次,他的排名,年段前十,虽然说这次题目比较简单,可也不是简单到让一个吊车尾随随便便能挤进前十的题目。许多老师都第一时间找他谈话,成绩不好没关系,但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讲究诚信,作弊这种事放在高考当中绝对不是小事。

    排名公布后,另一个吃惊的人便是安羽悦。她的成绩是最不好的,好在有哈奇垫底,她勉强不是倒一。不过这一次,倒数第一的是她。她绝对不相信哈奇能考前十,试问一个整天嘻嘻哈哈排名还比自己靠后的人怎么可能跟自己差距一下这么大。

    一放学,安羽悦就气冲冲的来到哈奇教室,却不见哈奇,只有苏迹一个人插着耳机望着窗外不知道再看什么。

    “喂,那条哈士奇呢”安羽悦拍拍苏迹的肩膀。

    “被老师叫去训话,说他考试作弊,让他叫家长过来并写一万字检讨。”苏迹摘下耳机淡淡的说到。

    安羽悦一脸不爽的说“哼,活该臭不要脸的还作弊。”

    苏迹继续说道“他父母前段时间去国外旅游,没办法来学校。哈奇坚决说自己没有作弊,老师给了他两个选择,要么重新做一份历年的真题,要么认错写一万字,恐怕他现在正在证明自己吧。”

    安羽悦白了个眼“切,就他还想证明自己他连我都不如”

    “你说谁呢”哈奇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阴沉沉的看着安羽悦,完全没有往日的顽皮的气息,眼神中有种不一样的神情,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安羽悦也没有好脸色“呦,被老师训完话出来啦检讨什么时候交啊”

    哈奇两手插在裤袋没有说话,身后班主任走了进来“咦怎么都还不走呀,最近天气变化怪的很,听说这两天会有什么大台风,你看外面天气那么阴沉,风那么大估计一会儿要下雨了,早点回去吧。”

    老师不仅仅是哈奇的班主任,也是安羽悦的英语老师,安羽悦故意问老师“老师呀,你说这个人作弊光是写检讨印象不够深刻,得体罚才能让他下次不敢再犯”

    “安羽悦你好意思说别人,你看看你自己得成绩,一塌糊涂还有一个月高考了,你自己想想怎么办,最后一个月你努力一下说不定还能到达本科分数线。还有,哈奇他确实没有作弊,是凭实力拿的前十,你好好跟他讨教一下学习方法,相信你们两个都是很有潜力的学生。”说完老师提着包转身离开。

    哈奇没有作弊这句话让安羽悦目瞪口呆“这是怎么了你把老师催眠了还是洗脑了怎么平白无故就把矛头指向我了我就算不高考,也能”后面的话安羽悦卡在喉咙里没有说出来。

    “你自己也说不出口了吧,你也知道你现在家里什么情况,你父亲至今昏迷不醒,你母亲天天守在医院为他操劳,安业集团又被施驹霸占着随时会被吞掉,你哥在国外留学参加一项重要的活动还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一切,不到一个月时间,你家发生这么多事,你自己整天除了郁闷和担心,有做过努力吗”哈奇对着安羽悦冰冷冷的斥责道。

    这是哈奇第一次这么严肃这么大声对安羽悦讲话,不仅是她,就连在一旁的苏迹也被惊到了。

    安羽悦被这么一说,反而更加生气“我也很想改变啊你以为我不想吗我愿意这样吗”

    “不要总是嘴上说,如果你真想改变,就付出行动,你也看到了这次排名,如果你不能赶上我,你就等着永远垫底吧。不要总任性的以为自己还是千金小姐,你现在没有资本骄傲,没有资格看不起任何人。”

    说着哈奇从衣服上衣内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粉白色小盒子递给安羽悦平静的说道“今天你生日,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以后你就正式十八岁成年了,生日快乐。我还有事,先走了。”

    接过礼物后哈奇头也不回的离开,安羽悦的眼眶变得有些红润,从小大到没有人敢忤逆自己还这么教训自己“哈奇你个王八蛋垃圾东西绝交”

    安羽悦几乎是撕心裂肺的吼着,将哈奇送她的礼盒用力的甩出窗户;这是她第一次在他人面前失态,一直以来,安羽悦都有哈奇陪伴,无论做什么事情哈奇都无条件支持,顺从他,甚至关心她,但她从没放在心上,更不知道哈奇对她的心意,她一直把哈奇当作朋友,如今,最在乎自己的朋友也离自己远去,安羽悦有种全世界都抛弃自己的感觉,蹲在地上抱头痛哭。

    面对安羽悦的哭泣,苏迹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理,哄着种小女孩可不是他的强项,哈奇又走得那么急,眼看着礼物盒从五楼的教室丢下去掉到了校外的绿化带,有那么一点替哈奇心疼却又没办法。

    哈奇会突然狠心这么做,苏迹明白是雏鹰学飞的故事让他改变的,他一定也思考挣扎了很久,对喜欢的人大声斥责说教,确实不像他能做出来的风格。

    抽泣了许久,安羽悦再次红着眼睛抬起头,苏迹递了张餐巾纸给她。

    安羽悦很庆幸没有所有人把自己抛下,哽咽道“你怎么还不走啊。”

    苏迹耸了耸肩“我又不急这么晚了,我肚子也饿了,一起去吃东西吧灵韵姐说今晚加班,没办法接你,让我们送你回去。”

    安羽悦委屈的脸上还留着清晰的泪痕,肚子开始咕咕的叫,她又饿又气又委屈,还丢脸,这么多年来唯一哭的几次几乎全被哈奇苏迹看到了,站起来揉了揉眼睛往外走。

    “喂你去哪”

    安羽悦还带着细微的哭腔小声说“不是你说要带我吃饭的吗”

    苏迹带着安羽悦来到了学校附近的一条街,这条街是当地有名的小吃街,虽然从外面看起来只是一条普普通通的小巷子,但是经过这几年的装修使它变得更加鲜艳,还没进巷子就听到了里面的喧嚣声,天色才刚刚暗淡下来,人流量不算太多,要是到晚上,可谓是人山人海。

    灰白色的天空显得十分阴沉,路边的树枝被大风吹得左右乱颤,大风呼呼作响,看这天气仿佛就快要变天了,可空气却十分沉闷,压得让人有点透不过气。不过即使是这样,也丝毫没有减弱这条巷子里的半点热闹。

    站在小吃街的入口,放眼望去,巷子里的两边摆满了各种摊子,店铺,有各式各样的海鲜美食,特产水果,民间小吃,以及许多精品店和小酒吧,这里是沿海地段,往外走几百米就能看到大海,许多来当地游玩的旅客都会来这里走上一回,空着肚子进去,撑着肚子满载而归。

    街头的路口处摆着几处烧烤摊,都是本地的海鲜特色,看着店员娴熟的翻烤,撒调味料,游刃有余,空气中还弥漫着香气诱人的白烟,摊子前还有不少游客站在原地拍照留念,等待美味的出炉。

    安羽悦呆呆地站在街口,目光中有些泛光,苏迹说“这里是很有名的小吃街,你应该来过吧”

    安羽悦摇摇头道“我知道这里,曾厝垵,以前很小的时候爸爸带我来过几次,他向我介绍这里的特色和文化,但那时候我很小,每天都吃的是山珍海味,高级饭店的料理,看到这些路边摊都觉得低下,不喜欢这里,从此我也没再来过了。”

    苏迹笑了笑“现在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以前怎么那么傻”

    那诱人的香气从四面八方扑面而来,不光是海鲜烧烤,还有台湾芒果,车轮饼,冒烟冰激凌,花茶,烤面筋,水果奶茶,鸡翅包饭等等各式各样的特色美食,琳琅满目,巷子中来来往往的人手里都握着几串烤鱿鱼,生蚝,椰子大快朵颐,看着让人食欲大增。

    安羽悦眼里发着光,偷偷咽着口水,没有什么比美食更能让人丧失理智了,安羽悦的神情跟哈奇第一次带苏迹来这里时的表情一模一样。

    如果说世界上有谁能懂吃货的内心,那么只有另一个吃货。

    苏迹对中国的美食欲罢不能,而女人对美食是没有抵抗力的,所以苏迹跟安羽悦是同一类人。

    “可是这些东西看起来就很随便,感觉又不怎么卫生,我曾经发过毒誓的,不会吃这些垃圾的。”安羽悦虽然已经馋的不行了,但内心还是很抗拒这些东西。

    苏迹缓缓的从口袋里掏出两百块钱“打个赌,如果不好吃不卫生,这钱归你。”

    “哼我还就不信这些能比五星大厨做出来的香”安羽悦二话不说直直走进巷子里。

    从巷头穿梭到巷尾,又从一个巷子走到另一个巷子,安羽悦抚摸着自己鼓起的肚子对曾厝垵的美食赞不绝口。

    “我的天呐,刚才那个什么东西也太好吃了吧。”两个人走到了曾厝垵的尽头,路过的地方安羽悦基本上都吃了个遍。

    苏迹看着安羽悦吃饱后回味的样子,笑了笑,又看看时间说道“行了。你也差不多吃回打赌的本了,走,带你去个地方。”

    安羽悦摇头摆摆手说“不行了,吃不下了,别再吃了。”

    苏迹翻着白眼自顾自的走在前面“谁说带你吃东西了,走吧,这里风大太大了。”

    出了巷子,大风肆无忌惮的扑面而来,树叶和灰尘被一同吹起,两个人顶着风来到一家快餐店门口,刚走到门口,安羽悦停下了脚步,她的脸色从刚才吃饱喝足的幸福渐渐变得阴沉,反问苏迹“你故意的吧”

    站在快餐厅门口,周围都是透明的玻璃,能够很清楚的看到里面的布置和来来往往的客人以及店员。而哈奇的身影,在人群中忙碌得不可开交就变得十分显眼。

    哈奇穿着快餐店的服装,戴着帽子,时不时的招呼客人,点餐,上菜,收桌,对于服务行业,微笑和态度尤为重要,哈奇随时都保持着那阳光的笑容,面对顾客的等待和不耐烦,都必须忍气吞声,一一面对。

    苏迹没有进快餐店,而是走进对面的咖啡厅“再不进来风就要把你吹走了。”

    夜晚的大风十分诡异,说来就来,而且十分残暴,安羽悦回头望了一眼哈奇,哈奇并没有察觉两个人的到来,依旧专心工作。

    两个人在靠近窗边能够看到快餐店的位置做了下来,安羽悦语气冰冷冷的问道“为什么带我来这里”下午哈奇的话似乎对她伤害很大,现在看到哈奇都没有消气。

    苏迹点了两杯热牛奶不紧不慢的回答“还记得你刚开学那段时间被绑架的事吗那个时候哈奇义无反顾的代替你作为人质,然后又在那之后的日子,经常跟你走在一起,怕你再出事;为了查清背后的事情,哈奇放学后几乎天天出去打听,还跟那些人起了矛盾;知道你家里出事了,每天魂不守舍的在教室门口望着你,担心你;知道你生日要到了,特地花了一段时间为你选择礼物,还在途中遇到了黄毛他们,差点出事。你自己想想,除了你的家人,还有没有其他人像这样对你,你所谓的闺蜜朋友自从你家的事情被媒体曝光后,哪一个关心过你”

    安羽悦低着头反思着苏迹说的话,慢慢把目光看向窗对面的哈奇。

    苏迹继续说道“知道他为什么会打工吗他为了给你挑选礼物,花了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还不够,特地跑去兼职,还向我,向老板借钱,老板预付了他一个月的工资,除了要打工还钱以外,他几乎餐餐都吃泡面,偶尔”说着苏迹把目光投向对面,快餐店已经没客人了,只留下哈奇一个人收桌。

    接下来的一幕安羽悦惊得说不出话,只见哈奇在收桌时,部分客人没吃完的剩菜剩饭,哈奇拿起筷子快速夹着盘里剩余得食物送进嘴里,一口接着一口,塞得满满一嘴,然后快速收起空盘子,低着头回到后厨。

    安羽悦看在眼中,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